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雀友



我太太還有三個月便生產了,外母擔心我倆沒有經驗,便要求女兒回娘家暫住,方便照顧因為我平時的工作都很忙,對外母這個建議簡直求之不得。



結果我在太太不在家的日子,結識了一班左鄰右里的雀友,這些雀友不但牌品好,床上功夫更好,再加上我因為太太懷孕,而禁慾了整整三、四個月,令我一發不可收拾。



某天的周末,我剛放工回到家,隔壁的李太太跑來找我。「梁先生,你下午有空嗎?一起打麻將好不好?」



我想反正沒事做,打幾圈也好:「好啊!在哪兒打?」「到張太太那邊,她先生下午要出差,家?中沒人。」「可以!等我一下,我就來。」我說。



我進門換了一身較輕便的衣服,來到張家。這時候張先生正要出門,我跟他打招呼:「張先生,周末還工作啊?」「是啊!你自便,不招呼了!」



我進到屋?面,除了張太太和李太太,還有住頂樓的陳太太。她們都是老雀友,毫不客氣地便坐下來就開打了。我卻一邊打一邊對她們仔細打量,張太太在我下家,陳太太坐我對家,她們兩人都大概二十七八歲年紀,身材仍然保持得不俗,可能是仍然未生過孩子吧,仍未散發出一股師奶味。



張太太剛結婚不到一年,皮膚長得白皙細緻,樣貌嬌柔可愛,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直垂到圓翹的臀部,今天穿著一件黑色無袖的背心和牛仔短褲,看到她小巧的肚臍眼兒,和白皙的大腿,令我心神蕩漾。



陳太太則比較高挑,但上圍相當豐滿,豐厚鮮紅的嘴唇整天都帶淺淺的笑容,今天穿白色寬寬的T恤,原先過肩的秀髮挽在腦後,粉嫩的脖子令男人垂涎欲滴。



至於李太太,她的年齡應該和我相當接近,約三十歲出頭,外表雖然是一副安靜賢淑的家庭主婦,但是一雙媚眼卻流露了風騷入骨的淫樣。她老公因為工作關係,這幾個月都在內地,看來她內心的慾火也跟我一樣旺盛。



張太太每次一舉手洗牌摸牌,寬鬆的袖口便露出粉紅色的半透明的薄薄乳罩,嬌嫩的酥胸也隱約可見。只要她一伸手,我便隱約看見她前胸大半乳房,看得我小弟不禁蠢蠢欲動,結果我看她的時間

,比我看牌的更多,又怎能不成為大輸家呢!



忽然她舉高左手,這下我更瞧得真切,那薄薄的網狀罩杯,包裹著豐滿的乳房,連乳頭也矇矇矓矓可看見,令我喉頭立時一乾,小弟弟硬上加硬,恨不得立即鑽進她的穴洞內。



好不容易才定下神來,將北圈打完,我輸了將近一千元。願賭自然服輸,更何況偷窺了別人老婆的奶子。我們正準備重新轉風的時候,陳太太說她餓了,其實我連中午飯也沒有吃。



「真不好意思,贏了梁先生的錢,我去買一些點心回來,我們吃完才繼續打好了!」陳太太說。



「好啊!」張太太說:「我還有一些湯,我再熱一下可以一起喝。」



於是陳太太和李太太出外買點燒滷味回來吃,張太太到廚房熱湯,我因為輸錢就沒分配到工作。等她們都出去了,我走到廚房,想問張太太有甚麼可以幫忙,剛好張太太匆匆走出來,因走廊太窄的關係,兩人撞個正著。

我的前胸剛剛踫正張太太豐滿的乳房,哇!好柔軟的身體啊!「哎呀……!哼……!你吃了我的豆腐!」張太太笑著罵我。



「好啊,我就真的想吃一吃妳的……」我開著玩笑說,而且抓動十指向著她的前胸,作出色狼的表情。

張太太雙手叉腰,酥胸一挺地說:「你敢!」



我節節進逼,離她臉龐愈來愈貼近:「你說呢?」



她有點慌張,可是仍嘴硬的「哼」了一聲,也沒退縮。我索性吻上她的唇,她呆住了。我擡起頭,看她不知所措的樣子,覺得好笑,又重新往她嘴吻去,在她唇上吻?,而且舌頭慢慢侵入她的小嘴。



她呆呆的站著任我吻,我一把將她摟過來,雙手撫弄她迷人的長髮,順腰而下,秀髮的盡頭便是她高翹小巧的圓臀,我隔著小牛仔短褲輕輕的撫摸她的陰部,她鼻子發出「唔唔」的聲音。



她突然掙脫我,紅著臉說:「不要!」



我用力的將她摟回來,吻她的粉額,輕咬她的耳珠,她依然說?:「不要……」



我將舌尖伸入她的耳朵之中,她「啊」了一聲,全身發抖,我左手攬著她的腰枝,右手摸上了她的胸脯。就是這對乳房令我輸了千元,我要拿些著數不可啊。



「啊……別……別這樣……我丈夫會回來……啊……她們……會回來……」



她開始胡言亂語,我不理她,繼續吻她的脖子和肩膀,並且將手伸入她的衫內,撫摸她的雙乳。



張太太的乳房飽滿溫潤,手感十足,我乾脆地拉起她的衫,陶醉地吸吮她的蓓蕾。



我停下來,仔細看她美麗的臉龐,她也張開迷濛的大眼睛看我,我們又吻在一起。我的手在解開她的褲頭,她象徵式的掙扎?,不一會兒,鈕扣和拉鏈都被我拉開了。



可是這時候傳來「滋……」的聲音,張太太驚叫一聲:「我的湯!」



那湯滾沸出來了,她趕緊回身去關掉爐竈,我跟在她身後,等她將湯放好,便急不及待的從背後摟抱住她,並且將她的短褲除掉。



她的內褲和乳罩一樣都是淺透明粉紅色的,而且也是薄薄的網狀,小小的褲子將她白白的臀部繃得緊緊的,我一邊用手撫摸她的腰臀,一邊掏出了小弟弟,它早已硬得發痛。



我拉住張太太的手到後面來握我的小弟弟,她不好意思的拿在手?,詫異的說:「嘩!好硬的大

鳩鳩啊!」

「你先生有沒有這麼硬嗎?」我問她,她害羞的搖搖頭說:他很快就不濟地完事。



我將她推向洗手盆,讓她的身子向前傾,我一面欣賞著她美麗的臀部,一面將她的內褲脫下來,她已經不再掙扎,任由我胡作非為。



我蹲下來,看到她嫣紅濕潤的小穴,我忍不住吻下去,她非常受用的瞇眼長呼起來享受,我用舌頭狠狠的伸進穴中,她忍不住一陣抽搐,洞穴馬上長流不息。



我站起身,挺起堅硬的小弟,從背後勇闖洞穴,她難耐的擺動,我輕輕一挺,便闖進去了她的洞洞

入。



「叮咚……」門鈴響起,陳太太她們回來了。



可是我才剛進去了,怎會願意停下來,我向張太太說:「別管它!」

說完我繼續向前推進,張太太顯得非常舒服的仰起頭,仍然說:「不行啊……」



我終於進到底了,立刻趕時間的快速來回進出。



「叮咚……」門鈴不耐煩的又響起。



我依然努力的進出,她緊張的「啊……啊……」叫個不停。



實在太刺激了,我終於不濟的噴射出來,當然與我很久沒和老婆親熱過也有關係。



我們趕忙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後,張太太便去開門,我假裝剛從廁所出來,我聽到陳太太她們在埋怨的聲音。她們買回來一些滷味,我們就匆匆的吃過後,馬上又回桌上廝殺了。



我剛剛大慾得償,心神穩定,這一圈便將輸的錢贏回了七八成。到了四點多鐘,陳太太和李太太要要準備回家做飯,我們便散了局。我留下來幫張太太收拾麻將牌和剛才的餐具,我拉住她柔柔的手掌。



「親愛的,我還不曉得你叫甚麼名字?」



「誰是你親愛的?」她嘟長嘴:「我叫慧心!」



「好動聽的名字啊!」



我突然抱起她,將她抱進她的臥房,放在床上。



「真對不起,剛剛我只顧到自己舒服,讓我現在補償你一下。」



「我才不要呢……」



她假意在掙扎,我三兩下就將她脫個清光,我們剛才都親熱過了,便不再花時間調情,急趕的將自己脫光,伏在她身上,她的小穴竟然還濕潤,我輕易的就一進到底。



慧心的小穴很緊,小弟弟有種舉步維艱的感覺。她的皮膚又嫩又細,摸起來很有質感。



「啊……嗯……很舒服…什麼你小弟弟這麼大…我的小穴全被你的小弟弟封滿啊……」她開始淫浪的叫起來,我全力推進到高潮。



「啊……真好……你……和剛才不一樣……啊……好……啊……我來了……」



她將雙腿高高的纏著我的腰,挺起屁股不停的迎湊,隨著一聲一聲的高叫,我知道她到了高潮,我再努力的衝刺了一段,便再度噴進她的深處。她沒有埋怨我射在她?面,因為實在太爽了。



我們相擁睡了片刻,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夜深,雖然她的丈夫今天晚上不回來,明天我又不用上班,但在她家過夜,始終有點那個,於是我便起床穿衣,準備回家。



她看見我穿衣離開,露出一臉不捨的表情,幼滑的雙手竟靜靜的向我小弟撫摸,一被她觸碰,小弟又忍不住直立起來。



結果那天夜?,我便權充了慧心一晚的老公,當然,也盡了多次老公的義務。第二天一早,還在她家客廳幹了兩回,我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張家。









過一晚的耕耘後,實在有點虛脫的感覺,像將這幾個月來的性慾,一次過發洩出來,實在太爽啊。



「叮噹……叮噹……」門鐘把我從熟睡中吵醒了,我看一看手表,已經是下午四時多,這一覺睡得真好。



「你好,梁生!」原來是昨天的陳太。



「又想搓麻雀?」



「不好意思,我家的電燈泡燒了,我丈夫又剛出門公幹,你能否幫忙一下?」



「我穿件衣服,轉頭便來。」這樣的好機會,我當然求之不得。



我用了最快的速度梳洗,換上一件輕便的服飾,便上到頂樓的陳家,應門的陳太,穿了一件若隱若現的透視睡衣,內?的一對大奶,簡直呼之欲出,令我精神為之一振,昨晚的疲勞更加一掃而空,小弟弟早已舉旗不定。



但我仍努力的裝作若無其事,免得太早露出狼相。我很熟練的爬上梯子,不消一分鐘,便換上了新燈泡。



下來的時候,不小心失去平衡,跌在陳太的身上,她被我的手壓著一對大飽,但卻沒有反抗,反而臉頰通紅,眼帶淫意。



我大膽地將鼻子湊近她的耳邊,嗅到她散發的香氣,這股香氣,昨天已經令我心神蕩漾,想不到今天又可以作近距離的品嘗。



她被我的挑逗弄得渾身酥軟,情不自禁地跟我熱吻起來,同時我雙手也開始不規矩地放肆亂摸,不消一會兒,我倆已變成兩條赤裸裸的肉蟲,四肢糾纏在一起。



我突然掉轉身子,吻向她的小穴,她也意會到我想得到她的回報,我們於是用六九式品嘗對方的寶貝,小弟被她溫暖濕潤的舌頭包裹?,爽得快要撐不住了,真想不到她的舌功如此了得。



為了不想太快破壞了氣氛,於是我決定趕快抽身而出,作更埋身的接觸,她的小穴早已變成大溪地,任由我的小弟肆意奔馳。



「啊……啊……」她發出淫聲浪語。



她的叫床聲,有如我的強心針,令我表現更加神勇,連續進出了二十多分鐘,仍然沒有半點倦意,她已經攀上一個又一個的高峰,但仍然如狼似虎般,緊咬著我不放,可見她的胃口也不小。



既然對方如此飢餓,我當然沒理由置之不理的,惟有拚盡全力,令她死去活來,向我求饒才收手吧!



這個天生淫娃,不但沒有向我求饒,反而更為合作,熟練地配合?我的推進節奏,令整個流程變得美妙極了,雙方都同步登上高潮。



事後,她摟著我依依不捨地說:「你會否再來替我修理燈泡。」



「要是你喜歡的話,我當然樂於來跟妳修理燈泡。」



「你不怕太太知道嗎?」



「難道你又不怕丈夫知道嗎?」

她被我問得語塞,惟有不再糾纏在這個話題上,起身走進浴室跟她一起鴛鴦浴,我也是時候回家,向老婆報到。



我帶著大戰後的疲倦身軀回家,向老婆報到過後,便再次倒頭大睡,一轉眼便到了晚上六時多了。



我的體能又再次回復最佳狀態,但肚子卻有點空虛感覺,於是便準備出街醫肚,怎知一出門,便在電梯遇到李太,真邪門!難道我今日真的豔福無邊。



她一身便裝打扮,也知道她不會走得太遠,於是多口問道:「你是否去買外賣?」



「是啊!我丈夫今晚要開通宵,一個人懶得煮飯,便去買外賣了。」



「那麼一起吃吧!反正我也一個人。」



「啊!也好,差點忘記你太太回了外家待產。」



我聽見太太待產四字,突然有點內疚,但這種感覺很快便被李太胸前彈跳的肉球所蓋過。



我倆買了很豐富的外賣到她的家,一起坐在客廳中品嘗,她的家布置得很骨子,給人一種很溫暖的家庭感覺,不知她的身體是否一樣溫暖呢!



我突然想入非非,活在自製的幻想空間中,她向我展示床上最媚態的一面,還伏下身子打我小弟弟的主意,說時遲那時快,我的小弟弟已經被她的小嘴淹沒了,我立即閉上雙眼,享受她的吹奏,感覺真暢快。



「梁先生,你在想甚麼?那麼陶醉的樣子?」



我被她的說話突然驚醒了,才赫然發覺自己的醜態,惟有用笑來掩飾,但小弟弟卻已高高站起了,想要它低頭,實在不易。



李太此時也發現了我的褲襠隆起了,但她沒有表現出不悅的反應,反而對我陰陰笑。



「又不是小孩子,那麼沒有定力的。」她笑笑說。



「因為你實在太吸引了。」我大膽地回應。



她聽了之後,笑得更甜,更有媚態,就像在我幻想中的李太一樣,令我舉棋不定,恨不得立即跟她

……

太看見我色迷迷的眼神,嘴角淫淫地邪笑,然後回報了一個不抗拒的眼神,經過兩晚的師奶豔遇後,我當然立即意會到是甚麼一回事,於是大膽向她的紅唇吻下去。



她立即像撻著了的引擎般,一發不可收拾,猴擒地解開我的褲頭鈕扣,伸手進內,撫摸已經充血的小寶寶,小寶寶在她撫弄下,立即快速長大,我再也忍不住,飛快地脫掉雙方的衣服。



大家正有所動作之際,門鐘卻突然響起來,我本想不加理會,繼續進攻,但她卻立即將我推開。



「要是我丈夫突然回來,便不得了,你快躲在衣櫃?吧!」



我聽見丈夫兩個字,才知道事態嚴重,惟有收拾慾火高漲的心情,無奈地跳進衣櫃?。



之後,我聽見兩把似曾相識的聲音,但一時間,沒有辨認出來,但櫃門突然被打開,眼前出現的竟是陳太和張太,她倆看見我一絲不掛,舉旗致敬的樣子,都笑得彎下了腰。



「難得齊腳,不如一起在床上打四圈吧!」李太大膽的提出。



我們三人你眼望我眼,覺得她的大膽提議確實不錯,於是她倆二話不說,便主動寬衣解帶,我也老實不客氣的向李太再次進攻。



經過剛才的虛驚,我已經沒有心情做太多前奏,兩三下的撫摸,便準備長驅直進,但原來李太比我更心急,一個箭步便騎在我身上,自顧自的擺動起來,我心想這樣也好,我可以省點氣力,應付餘下的兩位太太。



張太為了不讓我清閒,示意我好好的服侍她,當然,這種事家家有求的,我現在好好服侍你,待會你便要好好的跟我吹奏一曲。於是我利用三寸不爛之舌,向她進攻,同一時間聽見兩把極樂呻吟聲,絕對可以滿足我的大男人心理。



在我埋頭苦幹的時候,陳太竟然連我的手指也不放過,我真的感到有點吃不消,但已經勢成騎虎,沒有選擇的餘地。



結果我被三個如狼似虎的太太侵佔了,發射了一次又一次,直至我彈盡糧絕、油盡燈枯,她們才滿意地放過我。



離開李太家的時候,我連行路也腳軟,最慘的是回到自己家門,竟發現太太站在門口,用一種審判性的目光投向我。



「你去了哪??」



「我去了吃飯!」我面青口唇白地回應。



「為表你的清白,立即進來跟我做愛。」



我聽見做愛兩字,便立即暈倒了,之後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