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各自偷歡



各自偷歡





在一家高級住宅內,陳文狄和遊小芳的臥房面對著海景,他們郎才女貌,在

外表看來是一對恩恩愛愛標準夫婦. 結婚五年了,他們的生活都在平淡中渡過,

就連性愛也沒有什麽特別的刺激



這一天晚上,他們的舉動很奇怪,小芳自己走了出去,然后文狄也外出了。

到底是什麽原因,並沒有人知道。



小芳本來已經美豔可人,打扮一下,自然更惹來狂蜂浪蝶。她燭自坐在夜總

會,貪婪的目光早已射到她身上。



程南是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他一直在注意著小芳,一會兒后,她終于走了

過來。



“小姐,我可以請你跳只舞嗎?”



小芳看看程南,斯文中又帶點英偉,于是點了點頭. 兩人相擁在舞池翩翩起

舞。



“你一個人來麽?”



“哦!”小芳低下頭來,她有點拘謹。



“我叫程南。”



經由他們這些不痛不癢的交談,使他們無形的把距離拉近了不少。



九點鍾之后,所有的舞曲全是慢節拍的音樂,那些燈光也開始一盞一盞的關

掉,直至最后,真是伸手不見五指。



程南把那只握著小芳的手慢慢的收緊,使懷里的女讓貼緊在他的胸部。程南

眼看這舉動並沒遭到拒絕,接著又用他那摟住小芳柳腰的手,伸到小芳的背后去

撫摸著。



小芳爲表示少女的矜持,“啊”了一聲,想把程南推開,可是這一動作更使

程南擁緊她,深怕讓她跑掉似的。撫背的手,慢慢的往下移,而且愈搓愈用力,

直到她那渾圓的屁股,他更用力的揉捏著,這使得小芳陰戶里的淫水一直源源滲

出。



同時,程男又用他的嘴,在她的臉上、頸上亂吻一陣。過了良久,才咬著她

的耳根說道:“我們找個幽靜的地方坐坐,好不好呢?”



說完,也不管小芳是否同意,即拉著她的手,快速離開了那囂雜的地方,去

尋找一個幽靜的處所。



兩人來到了停車場,程南爲小芳開了車門讓她坐進去,他再坐到駕駛座上,

微笑著對小芳說:“我知道有個地方很好,我帶你去吧!”



“你不會對我怎麽吧?”她擔心的問道。



“你放心好了,我們會很愉快的。”



接著,響起了一陣引擎聲,車子也駛離了市區.



來到了這離市區不遠的海邊,遙望海的遠處,有著點點的漁火,這里的確是

相當的有情調的好地方。



“怎麽?不錯吧!”程南得意的問道。



“啊!”小芳的視線,投向那遙遠的海面,微笑點點頭,同意了程南。



“你看著我,好嗎?”



小芳聽他這麽一說,果真回過頭來看他,臉上帶著好奇的神色說道:“什麽

事呢?”



“沒什麽,我只是想好好的看看你。”



說著,他伸過手去,摟住她的肩。然而,她也沒有反對,只是朝著他笑了笑。



“讓我放點音樂吧!”說著,程南扭開了車內的音響,一陣悅耳的輕音樂,

流傳了出來。不久,程南情不自禁的把嘴湊了上去,輕輕的吻了她一下。



其實,他這只是在試探她,當他發覺她也沒有反對的意思,就大膽的把小芳

摟進懷里,給她深深的一吻。趁此時,他的雙手也不甘于閑著,一手去撫摸著她

胸前的兩個高峰,另一手伸進了她的裙內,就隔著三角褲去扣弄她那神秘的三角

地帶。



他的手愈來愈用力的揉搓著她的乳房,而他的另一只手則扣弄得她淫水直流。



這時,程南也發覺到她那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褲已濕了一大片,而他下面的

小弟弟也已漲硬了起來,就用搓乳房的手脫去了她身上的衣服。



而小芳似乎全然不知似的,她已沈迷在他的愛撫愛。程南眼前出現的是兩團

富有彈性又白嫩的肉球,這景像刺激得他的小弟弟高挺了起來。



他拉著她的手,摸向他那粗大的陽物,沒想到,她卻一把將那肉棒握住了,

她顫聲地說道:“你這里好粗、好大啊!”



“大才好呀!插起來才痛快。要試一試嗎?”



程南知道她已需要了。于是他輕輕的除去了她的胸圍,這時,整個乳房已全

然無所遮掩,,他的手在她的乳房揉搓了一陣,一會兒用手捏了捏乳頭,一會兒

又把整個乳房握實,用力的揉、搓、捏、壓、轉.



過了大約五分鍾左右,他的手慢慢的往下移動,來到她的小腹,他又輕輕的

把那濕了一大片的三角褲褪了下來。然后用手去撫摸、扣弄她的陰戶。她那叢毛

茸茸的陰毛,覆蓋著那桃源洞口,程南伸出了手指,插進小芳的陰道內輕輕扣弄

著。



小芳被他這一陣扣弄,全身癢絲絲的,淫水直流,流濕了那椅墊. 她媚眼如

絲,小嘴微啓,不時發出“哼哼”之聲。程南知道時機已到,于是,就以最快的

速度,脫去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把小芳壓在下面。



他不停的吻,吻遍了她的全身,吻到小芳的陰戶時,他即張口把小芳的淫水

吃了下去。那味道很難講,溫溫的、滑滑的,還有一股腥味。



“別. 你別再吻了,我。我要癢死了!好哥哥,求你別. 別再吻了,你吻得

我心好亂啊!快停一停吧!”



她受了這刺激,開始浪哼了起來。她握著程南大雞巴的手,直住自己的陰戶

那里拉過去,她好像是有點兒難耐了。



程南看她的陰核已經變硬,陰唇也發漲了,小肉洞里淫水直流,于是滿臉得

意的笑道:“還是讓我來吧!”



說著,就用手指去撥開她的兩片陰唇,用手扶正玉莖,對準目標,把屁股猛

一沈,“補滋”一聲,全軍覆沒.



“哎呀!你那里好大!好粗!很痛啊!我不要了!”



“你稍微忍一忍,等一下就會讓你舒服的!”



程南說著,即用“九淺一深”的做法,緩緩的、輕輕的開始抽插,插了大約

五分鍾后,她的屁股也已慢慢的扭動、擺動,嘴里還不停的發出淫叫聲和喘息聲。



“啊!好一點了,啊!快!快一點,用力。用力,對了!好舒服哦!”



程南被她的淫浪聲激得欲火高漲,抽插得愈來愈快,有時一插,還直抵花心。

插得小芳不住地叫舒服,叫痛快!



“我們換個花樣好嗎?”



“隨你吧!”



程南聽她這麽說,就緊抱住小芳猛一翻身,這姿勢也就是程南仰臥在下面,

而小芳正坐在他的大雞巴上,這意思心軟是要小芳采取主動。



此時小芳的下體已癢得難受,就不顧一切的在程南的身上套動著,一起一落,

一上一下,下下著肉,直花心,讓她舒服得直浪叫道:“好美啊!你的花樣真行

哦!”



她嘴里聲聲浪叫,而動作也越作越快,還好他們是在這片無人的海邊做這種

事,否則她的浪淫聲都足可把死人叫醒呢!



“啊!親哥插死我吧!我已受不了啦!快!”



程南看她似乎快不行了,于是又再次的翻了個身,姿勢又回到本來的樣子。

隨即來上一陣如狂風暴雨般的狠抽狂插,插得小芳大聲浪叫道:“啊!插死小妹

啦!插破我那浪穴了,快!快!我要完了,我快要完了!”



果真,她真是完了,一股陰精,直沖向程南,而且,陰壁還不停的抖顫、收

縮,緊緊吸吮著程南的陽具。



程南的陽物被小芳的精水這麽一沖,那種滋味真是難以形容的美妙,趕緊來

一陣瘋狂的抽插。一時,滿車內盡是喘息及浪叫聲。小芳渾圓的屁股擺動得更是

激烈,她迎湊著程南的抽插,而她的陰道,還在不停的收縮、顫抖。



程南猛抽狠插了幾百下,陽具就在小芳的陰道內跳動不已,不久,他精關一

松,一股陽精直射而出。小芳被他的熱精這麽一射,屁股扭動得更是賣力,擺動

得更是厲害,嘴里還不停的啡道:“好舒服!好痛快!



真是太痛快了,好哥哥,你真會玩,你插得我死去活來了!“



程南看她那副浪態,那副媚勁,情不自禁的低下頭來,吻住了她的雙唇。良

久,良久,才分開來。



“累嗎?”程南深情的問她。



“啊!”她滿足得閉著跟微笑點了點頭.



“我們休息一下吧!”



兩人就交頸的躺著休息。不久,兩人便很快的睡著了。直至淩晨,小芳猛一

驚醒,面呈不安的對著熟睡的程南叫道:“程南,程南你醒一醒吧!”



“哦!”程南顯得疲乏的答道。而后,又把目光移到小芳那高聳的乳房,雪

白的肌膚,看得他又有些動情。于是,他伸出手來要去抓小芳的乳房。小芳一手

擋開他那貪婪的手,說道:“別再不正經了,快穿好衣服吧!我們該回去了,時

間已不早了!”



“啊!幾點了?”



“都已半夜了,我媽要是發現我沒回家,會給急死的。”



“好吧!我們現在就走。”



兩人即匆匆的穿好衣服,稍加整理,程南就問小芳:“你家住那里?我用車

子送你回去好了。”



說罷,即發動引擎,飛快的駛往回家的路上。半夜,街上都沒人,因此很快

就到了小芳的家門.



“我還能再見到你嗎?”他似乎依依不舍的問道。



“你真的想再見我嗎?”他反問著她。



“那要看你的意思了。”小芳似乎在試探他。



“我看,我們不會再見面了。”他回過頭來看著小芳的表情。



這時她的表情很複雜,似乎想問他理由,又說不出的樣子。于是她點點頭,

低聲地說道:“也好。”



說完,即伸手要去開車門,程南又伸出手來抓著她的手臂,說道:“你不想

知道原因嗎?”



小芳回過頭來看著他,然后面帶微笑,帶著無可奈何的表情說道:“不用了,

你不說,我也曉得,我們只是巧遇,而后互相滿足對房的需求,我們只是貪得一

時的歡樂,但實際上我們兩人之間是一點感情也沒有,所以我們誰也不欠誰. 至

于原因嘛!可能我們的原因就是相同的,所以不用多問了。謝謝你送我回來,再

見!”



說罷,隨即開了車門,住自己的住所進去。



她一進門,發現丈夫還沒回來,便脫了鞋,把鞋提在手上,然后偷偷摸摸的

走進她的臥房,關上房門,她什麽都不想做了,于是往床上一倒,回想著剛才與

程南相處的那一段美好時光。



再說文狄那邊。他在俱樂部中搭上一個穿著惹火的女郎,她直說肚餓. 文狄

爲想讓她上勾,就對那女孩說道:“現在已是九點了,我請你去吃些點心好嗎?”



“好啊!”那女孩對著文狄媚眼猛抛,很高興的說道:“我們現在就去吧!”



于是文狄摟著她的纖腰,一起走出了俱樂部。直住那條路走去,來到了一家

西餐廳的門口。



“就在這間好嗎?”文狄很有風度的幀求這女孩子的意見。



“好的!”女孩點點頭,滿意的說道。



“那我們進去吧!”



說著,兩人登上了二樓,挑選了一最角落的位置坐了下來。



剛坐下,服務生隨即很有禮貌給這女孩子一份菜單,再把另一份菜單交給文

狄。



“先生,你們要點些什麽?”



“我要快餐。”女孩並沒對著服務生說這話,而是對著文狄說道。



“來兩客快餐。”



“謝謝. ”服務生客氣的說了聲,轉身走去。



此時,文狄目光全集中在這女孩的身上,像是在欣賞一件藝朮似的。



“你看什麽嘛!”女孩裝得不勝嬌羞的模樣說道。



“看你啊!看你的美,看你的俏呀!”文狄也裝得一臉正經的說道。



不久,服務生把他們的快餐送了上來。



“先生,你們要些什麽飲料嗎?”



文狄把眼光移到女孩的臉上,問道:“你要點什麽飲料?”



“隨便,你點什麽,我就喝什麽. ”



于是,他對著服務生說道:“來兩杯甜酒好了。”



“好,謝謝!”服務生再次的轉身走去,可是,這次她很快又走了過來,只

是手上多了個銀盤,銀盤上站立著兩個酒杯。服務生待把這餐桌一切安排好,她

才離去。



“你還不曉得我的名字吧?”



“你沒說,我當然不曉得。”她只顧邊說邊吃,也不在乎文狄此時臉上的表

情。



其實,文狄一口也沒吃,只是用刀叉去翻擾他面前的那盤食物,而兩眼卸直

視著這女孩。



“我叫文狄,文章的文,狄青的狄。你呢?”



聽文狄介紹時的口氣,似乎很鄭重。此時,女孩才擡起頭來,看著文狄說道

:“我姓單,單名心。”



在她說話之時,她已注意到文狄只是拿著刀叉在盤子里翻來擾去,似乎在那

盤食物中尋寶。



“文狄,你怎麽一點也沒吃啊?”



“哦,我不餓!”他放下手中的刀叉,笑著對單心說.



“你不餓?那你怎麽要來這里呢?”



“我只是想找個時間,能單獨跟你聊聊,相處一下,多了解你一些。因爲我

覺得你很合乎我的理想。”



他又再賣弄他的口才了。



單心聽他這麽說,她的心還真感到甜甜的。



“你怎麽不說話了呢?”他開始下起功夫來了。



“你要我說什麽呢?”單心可能因酒的關系,使她臉色微紅,她輕輕的笑了

一笑,說道。



“說說你對我的印象。”文狄這樣問,是因爲他必須曉得單心對他的印象的

好壞,才好安排以下的節目。



“怎麽說呢?我們今晚才見面,可說根本就不認識,教我如何回答你的問題

呢?”



“我們現在不是已開始互相去認識了嗎?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否喜歡我?會不

會討厭我?如此而已。”



“這對你來講是那麽重要嗎?”



“是的。”



單心停一下,想了想,才說道:“我不討厭你,也就是喜歡你吧!”



“好!就爲你這句話,我們乾杯。”



O-GL-2



兩人把酒一飲而盡,偷快的吃完了點心,離開了餐廳,再繼續往街道走下去。

兩人走到了一家小型旅社的門口,文狄拉著她的手說:“我們進去休息一下吧!”



單心當然了解他的意思,于是抛著媚眼,笑道:“你想跟我上床?”



“是的。”



文狄看她那樣子,心想:“看來,這回根本不用征求她的同意,看她那樣子,

就曉得她也是多麽喜歡跟他上床作愛的。”



于是,他不由分說,拉著她的手走進了旅社。兩人開了一個房間,文狄隨手

把房門給上了鎖,對著單心說:“我們先去洗個澡吧!”



單心點了點頭,兩人一同進了浴室。



“來,讓我來爲你服務。”文狄說著,隨即動手把單心脫得一絲不挂。然后

再迅速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除去。



文狄直看著她那那特大的乳房,嘻著嘴說道:“來,我來幫你擦。”



說著,就拿起毛巾,直往她胸前的那兩大團肉伸去,這一搗使得單心忍不住

的嘻笑道:“嘻嘻!你別搗我嘛!癢死人了,嘻嘻!”



“來,現在輪到你來幫我洗。”文狄說著,隨即轉過身去,要單心爲他擦背。

單心真拿起毛巾來爲他擦起背來。



“好,輪到搓前面了。”



接著,他又轉過身來,讓單心爲他擦胸膛。單心果真拿著毛巾在他胸前擦了

起來,擦到他的下體時,她了下來,不敢再往下擦。文狄拉起她的手,要她握住

自己那條粗硬的大陽具,嘴里接著說道:“你擦啊!怎麽不擦啦!”



單心聽他這麽說,也就不客氣的開始爲他擦洗。可是,當單心的手握住他的

大肉棒時,他的陽具立時挺硬了起來,再經單心的擦洗,更是充血、漲大。熱熱

的,像條粗鋼鐵似的。



文狄兩手也不甘寂寞,一手伸向她的胸前去撫弄著她的大乳房,另一手去扣

弄著她的陰戶。他用兩指伸入她的陰道內去扣弄。不多時,她的淫水和洗澡水已

混爲一種水。文狄又湊了過去,去吻她那火熱的雙唇。



單心的丁香嫩肉,也自送入文狄的口中去讓他吸著、吮著。



這一來,使得文狄欲火高燒,他一刻也不容遲緩了,隨即抱起單心,往那張

大床大步走去。他把單心輕輕的放在床上,而后自己也上了床。



此時,他還不停的用手去揉搓她的乳房,他把整個乳房握住,然后旋轉幾下,

再用力壓,這一招已經把單心玩個不亦樂乎。



“啊!”單心被他這一盡情的挑逗,不禁的扭動了一下屁股。不久,單心即

自把兩腿分開. 文狄看她已漸漸現出淫態,即用自己那租壯的陽具,在她的陰戶

口不住的磨擦和旋轉,然后再頂到她的陰核上,不停地搓揉著,頂得她渾身抖震。

揉得她心口發燒!



這時,單心已經感到身上發燒,臉兒發熱,小腹發燙,玉穴發漲. 猛地,她

一陣抖顫,全身甚感舒暢,口兒也發乾了。



“啊!”她微微呻吟著,她已經淫水滿穴,奇癢難當。她只覺口兒乾了!她

只覺乳兒麻了!她只覺玉穴癢了!她全身都筋骨酥漲,渾身也益發火熱。



她現出淫蕩姿態,微閉星眼說道:“不要再頂了,你頂得我浪穴都癢死了。

我。我受不了。”



猛然一陣抖索,玉穴中一股熱流沖擊而出,她全呀如觸電般的一陣快感,她

竟還末享受到她的鐵條,就出了一次精。



文狄知道,女人出水,表示已進入性的高潮、快感邊緣。而此時單已感覺她

非常需要他的慰藉了。



他吻得更熱烈,手也活動得更激烈。她實在是難受極了,她需要了,于是伸

出她的玉手,握住他那勃起已久的大肉棒,硬要往自己的陰戶塞去。



好一副媚勁。好一副浪態. 一臉的春色,讓文夥忍不住又吻了下去。他一挺

腰身。“補滋”一聲,他的大肉棒已進入了她的陰戶,她挺了挺屁股,讓陽具插

得更深一點. 又粗又硬的大陽物,一入桃洞,就把那小小的玉穴,塞得滿滿的,

這使她感到好充實。好滿足。他腰再一挺一沈,有規律的由“九淺一深”之法插

送著。



她哼著叫著,真是浪極了。



兩人抽插了一回,就都感到不能滿足了。



“我們換個姿勢吧!”文狄眼裹浮現了不少的血絲,看著單心的浪態說道。



“好!快點吧!”她真是忍不住了,她早已欲火高燒。



文狄把單心的雙腿高舉,擡至他的肩上,然后再用兩手去捧著單心的臀部,

單心把陰戶張開並去迎湊。



文狄用他的大雞巴直搗單心的陰道的深處,一下拔出,一下送入,磨擦得異

常緊湊。他換了這個姿勢,抽插得單心更爲淫蕩。文狄這一猛抽狠插,真是天搖

地動。插得單心簡直是魂飛九霄了。她一把緊的抱住文狄,猛擺其臀,狂扭其腰,

這一扭一擺,就把整張大床弄得“吱吱”作響。



“啊!我不行了,我完了,我要出水了!”話聲一落,單心已是第二次泄身

了。此時,她已進入了高潮。她死命的扭腰擺臀,讓那王莖在她那浪穴中不停地

磨擦、旋轉.



文狄改用慢慢地插,飛快的抽!“卜”地一聲,她覺得內心一空,很快的又

慢慢的充實起來。他用力抽插,進入穴內直抵花心,剛整根盡沒,頂到穴底時,

她心中就感到滿足時,忽又“卜”地一聲,大肉棒又飛快的抽出,一下快,一下

慢,一下實,一下虛的,弄得她芳心曆亂.



文狄但覺從她的子宮內射出一股陰精,直沖向他的大龜頭,把他燙得舒服極

了。這已是她第三次出水了,她已感覺昏沈沈的,有如騰云駕霧般的飛向天際.

她淫蕩地浪哼著,身子一陣抖顫,子宮一直在收縮,她又泄了一次,這是第四次

了。她的浪穴內早就像黃河決堤似的。她真的是瘋狂了。



“大雞巴哥哥,你就快點吧!好讓我休息一下吧!啊!你真把妹的浪穴插破

啦!”



文狄已經動了將近一個多小時了,他此時也覺得有些腰酸腿麻的,于是,他

心神一松,全身一緊,加速地猛抽狠插了百余下。不多久,大雞巳忍不住一陣狂

跳、抖顫,他猛一送,直抵穴心,一股急流疾射入她的陰道里,單心被他的精水

一燙,嘴里更是淫聲浪叫道:“啊!美死了,燙死我了,真痛快!真舒服啊!大

雞巴哥哥,你真是會插!”



熱嘌嘌的精液射入了單心的子宮內,燙得她全身是一陣舒暢,又得到了一次

最消魂的快感。她舒服得哼個不停。



文狄疲乏的滾下來,躺在單心的身旁。由于兩人的興奮運動,使他們疲累得

很。兩人慢慢地進入了夢鄉.



不知過了多久的時光,文夥慢慢的張開了他的睡眼。他轉過頭,看看身邊的

單心,此時,她還正在做風流夢呢!他再看看手表,現在才五點多,還很早,難

怪聽不到外邊有一點聲音。



他再回頭看看單心,好一副裸女春睡,小巧的鼻子,使她顯得有些調皮,她

的小嘴微啓,帶著一股淡淡的少女氣息。胸前的那兩團肉球,也相當的令人著迷,

那少有的大乳房,可說是在豐滿中的最豐滿的一個了,就單那飽滿的乳罩,就教

人愛不釋手了。還有再住下那平平的小腹,是既光又白,既嫩又軟,兩腿大腿微

張,但還是無法看清她那神秘的三角洲。文狄注視了一會,就忍不住伸出手去撫

摸著這個如女神般的王體.



他輕握著她的乳房。覺得好細嫩、好光滑、好有彈性。他的手一觸到單心的

身體,他下面的那小哥,也隨著挺了起來,好像正要赴戰場似的。



他輕輕的捏著她的乳頭,轉一轉,再輕輕的按了下去。突然“啊!”的一聲。

她似乎有點反應,嘴里“啊”了一聲,輕輕的翻動了一下身子。她面容的春色桃

紅,尚末褪盡. 她的雙峰突出,兩腿微張,不過這次,那一條小縫,都清楚可見

了。他跟著又靠了過去,用兩指輕輕撥開那條小縫,里面紅紅的,還有些濕濕的。

這是他們上一個回合的戰迹,尚還有些留在其中。



他伸出了手指,插進了陰戶。他輕輕的、慢慢的扣弄著。誰知道愈是這樣慢、

這樣輕,就愈使她的小穴騷癢和酥麻。他愈插愈深,她在睡夢中也感到了一陣陣

的酥癢由穴內傳來,她醒了過來。



經他這樣一挑逗,她又覺得需要了,此時她感到臉上又開始發熱,心里癢癢

的。此時,他把手指抽了出來,直視著她的陰戶,她看他正望著她的小穴發呆。



忽然,他伏下臉去舐吻那浪穴。把舌尖伸入了小穴內,卷著、吮著、吸著。

弄得她全身發熱,小穴發麻。吮得她滿心跳躍,淫水直流。他吮著、吸著、

他舐到一些略帶酸腥又溫溫的水,居然也給一口接一口地全給吞了下去。此時,

她已心神搖蕩,內心飢渴,又想讓文狄的肉棒插入她陰道樂抽插,來得到她所需

要的滿足與欲望。



她真想啡他上馬應戰,但又不願失去這舌頭舐吮的痛快。他用手撥開她的陰

戶,使她的陰戶更加的張開,好讓整條舌頭舐了進去,且不停的舐、吸、吮、遊

動著。



她實在是有些受不了,于是用微顫又渴求的口吻,喘著粗氣說道:“心肝哥

哥,把你的大雞巴給我吧!”



他擡頭看了她一眼,此時,她已浪態百出了。她點點頭,伸手去抓他的大雞

巴。



“呀!”她不禁驚叫道。



“怎麽啦!”文夥緊張的問道。



“你的好大、好硬、好粗啊!”



“大才好啊,抽插來才痛快嘛!”文夥得意洋洋的回答著單心。接著又說:

“小可愛的,你看,我的大雞巴早已等不及了。”



他兩手同時又在玩弄單心胸前的兩座高峰。兩個手指輕輕的捏著那個小小的、

紅紅的乳頭,手掌又不停地按在上面住下壓去。



單心已是欲火中燒,如今再經他這麽一捏、一揉、一搓、一壓的,搓得她心

中如火燒,穴在控制不住了。



“哥呀!你就快給我吧!小穴已經癢死了,你別再揉了,快進去吧!”



“好吧,我來了。”他應聲而起,翻身而上。



她的小手仍握住他的大雞巴,現在更由她的小手,引著大雞巴直至肉洞口,

便要往小穴內硬塞。可是,塞了好久,還是無法帶入。



于是,他一挺腰身,“補滋!”一聲,整根盡沒,直抵至穴心。她這才面呈

滿意之容,而且稱心的叫道:“啊!現在舒服多了!”



他把屁股一擡,大雞巴又抽出了三分之二,再又猛一沈。“補滋!”一聲,

再一次的又進了她的小穴。



她又浪哼了起來。于是,他開始緊抽快插。抽插得滋滋作響。



單心也騷態百出,浪勁十足,不住地嬌哼著。正當要進入欲死欲仙之境界的

時候,文狄忽然抽出了大肉棒,在她的陰道口盡情的曆擦、旋轉著。他還故意把

大雞巴抽了出來,停止了抽送,來盡情的挑起她的肉欲。



單心猛覺穴內一空,內心也感到了一陣空虛、一陣需求的強烈。她情急的叫

道:“好哥哥,你是怎麽啦!你怎把那大雞巴抽了出來呢?快!快進去吧!騷穴

空空的,教我好難受哦!啊!快!快進去爲我止癢啊!”



他低下頭去吻住了她的嘴,並把舌頭送進了她的口里。她如飢渴甚久似地緊

緊吸吮著他的舌兒。他的大陽物仍在王門關外待命出戰。可是,她卻已忍不住了,

于是她擡起屁股,想去迎湊文狄的大雞巴,來滿足欲望。



好不容易,總算進去了。她左右地擺動著,好讓他的東西,去磨擦著她的陰

壁。她猛一擡屁股,硬要把那大陽具給吞了進去,然后雙手緊緊抱住他的屁股,

唯恐讓他跑了似的。他的屁股一落,即被她的一雙粉腿上擡交叉,反勾住他的屁

股,再也不讓那大陽具跑掉。她再扭著腰、擺著臀,讓他的大雞巴在她的騷穴中

不停地磨擦再磨擦,旋轉再旋轉. 他屏息養神,緊守精關,靜待戰果。



而單心這時卻成了這場戰役的主動了。她用盡了力量,不斷地搖著、擺著、

旋轉著及磨擦著。臀部更是整個的擡起來扭動。突然,她渾身一陣抖顫,陰道口

一緊,陰戶里一熱,一股熱辣辣的精水流出,她已丟了。



她緊緊地擁住他,重重地喘息著,累得她再也搖不動、擺不動、扭不動了,

旋轉、磨擦也停了下來,她已累了。



而文狄精關已固,欲火也正高燒,他見單心已停了下來,就曉得該輪到他上

陣了。這下子,又輪到他來抽插了。他說道:“我要,我這次要插破你的騷穴。”



說著,他隨即開始抽送了起來,單心那個肉穴,可算是緊小的了,經這麽一

抽擂,磨擦得很是緊湊,實在是舒適無比,美妙無倫了。文狄因經過了一陣養精

蓄銳,所以精神相當的充沛,而他的陽物也比這以前粗壯多了。他猛一插送,直

抵住她的花心,屁股又連續的轉了幾轉.



那陣陣的淫叫聲,表示單心又進人了高潮。他仍然是猛抽狠擂著,下下盡是

著肉,根根盡是到底。



“啊!美呀!大雞巴哥哥,我愛死你了,啊!完了,我又要出水了!”



果真,一股陰精直流兩出,那熱辣辣的感覺,教文狄舒暢極了。他趕緊猛抽

狠擂,瘋狂的抽插一陣,過了將近二十分鍾,也抽插了五六百下了,他猛一挺,

讓大雞巴直頂著花心,磨轉了一陣子,一股陽精直射入她的花心。



她被他的熱精這座一沖擊,屁股扭動得更危激烈,腰身亦擺動得更厲害。此

時,她受了那陽精的刺激,屁股更是不住的扭動、擺動。



這第二次的交媾,使兩人更是舒暢無比。由于兩人激烈的運動,使他們兩人

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