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屌破蒼穹14-18



? ???第十四章??靈魂境界



? ?? ? 靈魂境界,分四層,凡境,靈境,天境,帝境各境界又分三個小等級,前期、中期、大圓滿。絕大多數的人,甚至八品以下的煉藥師,靈魂境界,大多都停留在凡境,只不過靈魂力量,各有強弱而已。



? ?? ? 一些七品煉藥師,若是機緣巧合,或許便是能夠隱隱觸摸到靈境,而若是靈魂力量達到了這個層次,便是會具備一種效果,那便是賦靈,賦予丹藥靈性之意。八品丹藥,大多都是具備非凡靈性,而也正是因為這種靈性,方才能夠令得它們達到八品之階,尋常煉藥師,不管煉藥術再出色,若是不能賦予丹藥靈性,那麼這丹藥,則是永遠達不到八品等級。



? ?? ? 藥族之人達到七品煉藥師以上不少,資質上等的就能達到六品階級,極少數資質優異的再加以刻意培養,在機緣巧合之下更能達到九品階級。



? ?? ? 蕭玉睡醒時已曈曈曉日上三竿,來到蕭家以下人的身份睡過頭,這十五年還是第一次;素愛乾淨的她,睡前沒沐浴淨身,這也是第一次;而昨晚跟蕭炎的激情纏綿,更是她的第一次。想到十個月後,還會有第一次人生驚喜,懷著淺淺的笑意看了旁邊呼呼大睡的蕭炎,委靡不振的龐然大物此刻終於安靜地躺在那裏,一點都沒有昨晚那耀武揚威、殺伐攻戰的模樣。



? ?? ? 蕭玉看了看外頭,心想「該是起床準備午飯的時候了,順便沐浴淨身」不料,剛起床著地,卻感下身虛脫無力差點跌倒在地,蕭玉眼神怨懟了蕭炎一眼,心中卻是道不盡的繾綣纏綿。走進自己的房間,只見藥老已在屋內坐著笑著看著她。



? ?? ? 藥老問了一聲:「成了?」蕭玉輕輕地嗯了一聲,右手輕撫著小腹。



? ?? ? 「我不是問這個,我是在問妳,難道妳自己沒感應到靈魂力量有所提升了嗎?」藥老好笑地道,這個女人心思只有蕭炎,叫她離開的決定對兩人都好。



? ?? ? 「靈魂力量?」蕭玉運起鬥氣去激盪自己的靈魂體,面露欣喜的道「凡境大圓滿」。



? ?? ? 藥老捋著鬍鬚,也跟著微笑道「老夫做的損人利己的缺德事不算少,但妳是我藥族之人,這我可就不會了。」藥老這句話說的實在,出來混的有那個手上沒有沾過血的,沒做過半件缺德事的。



? ?? ? 藥老又道「玉兒,妳出身藥族,靈魂力量本來就有很好的根基,藥族靈魂境界達到靈境甚至一窺天境的強者也是有的,靈魂力量越強,若加以修練後的靈魂感知力也越強,我看過妳煉藥手法,至少到三品那吧?」



? ?? ? 蕭玉嗯了一聲道「我在蕭家並無機會接受煉藥師的測驗,但我自己覺得有到三品階級,靈魂境界卻很肯定的是到凡境中期了。本來我已經要放棄煉藥修練的了。」



? ?? ? 藥老嘆息了一聲道「玉兒,妳錯過最好的時機,鬥氣大陸上所謂的天才都是十八歲前刻意栽培,十八歲就鶴立雞群如分界線般,遠遠甩掉同齡那些庸俗之輩。所以,即便我是藥尊者,對於妳也是幫助有限,好在妳資質不差,勤加苦修也能達到不錯地境界的。」



? ?? ? 「過來跪下,玉兒。」蕭玉依言跪下並無猶豫。



? ?? ? 藥老嘆了一聲「我乃藥界棄族,不能收妳為徒,更不可能認妳為女,妳要體諒。這本藥典乃老夫一生所學精華,現在傳授於妳,還有幾瓶丹藥也一併贈送於妳,之後找個安靜之所詳加修練吧。切記,不可再回到蕭家或與蕭炎再有連繫了。」



? ?? ? 蕭玉眼眶泛紅看著那本厚厚的經書道「玉兒謹遵老師的安排,雖不知其所然,但老師這份大禮,玉兒是銘感於五內的。」



? ?? ? 藥老嗯了一聲「昨晚似乎是有貓在叫春,吵的我在書寫經書時心緒一直被打斷。這兩天,我會在烏坦城內探查些事就當我不在,妳好好珍惜吧!不用送了,老夫去也。」「還有,別忘記之前交代於妳的納蘭嫣然之事。以後自己多保重了。」藥老拍拍蕭玉的頭後走出房間。



? ?? ? 蕭玉跪拜著藥老離去,低頭間沈思「我不行,但還有人行啊。」不自覺的又摸摸了肚子微笑著。



? ?? ? 蕭炎床鋪上衣物散落滿地,床單淩亂不堪,汗漬斑斑,短兵相接已不知幾次的男女,在盤腸大戰後疲憊地原地休息欲舉兵再戰。「玉姐,老師跟妳說,他這二日都不在是要探查些事?」



? ?? ? 蕭玉雙鬟微偏,面帶潮紅,雙眸流露著春意,蔥白玉指敲了蕭炎額頭唸道「你啊!連築基靈液都不浸泡修練了,一直纏著我。老師說你靈魂力量已有所增長,快起來試試。」



? ?? ? 蕭炎起身後,蕭玉也起身運起鬥氣去激盪蕭炎的靈魂體,心中暗驚「凡境大圓滿」,笑著道「還不錯啊!」。只見蕭炎眼中又出現熟悉的慾望眼神在打量著蕭玉那雪白碩大、渾圓挺拔的兩個乳房,經過蕭炎多次揉搓抓捏更顯得成熟豐滿別有一番風情。



? ?? ? 蕭玉嬌聲柔語「你……你……」只見蕭炎低頭一口含住那紅綻蓓藟般嬌嫩乳頭,蕭玉無言也只能任隨他去了。





? ?? ? 第十五章 拍賣會



? ?? ? 在加瑪帝國中,米特爾家族、納蘭家族,木家族並稱為加瑪三巨頭,三大家族,在帝國的商界,軍界等等層面中皆有插足,勢力不可謂不大。



? ?? ? 米特爾拍賣場,烏坦城最大的拍賣場所,同時也隸屬於加瑪帝國中最富有的家族:米特爾家族。 在加瑪帝國之中,要論富有,恐怕米特爾家族是首屈一指。米特爾家族歷史恆久,已在加瑪帝國發展了數百年時間,政商軍藥關係可謂是錯綜複雜,與加瑪帝國的皇室關係長期友好。



? ?? ? 這個富得流油的家族,其背後主要支持勢力是加瑪帝國煉藥師公會,副會長向來都是由米特爾家族擔任的,現任加瑪帝國煉藥師公會副會長米特爾?騰山同時也是族長。所以,有著米特爾家族這種強力背景做後台,即使拍賣場的利潤再如何引人垂涎,也無人敢打他們的主意。



? ?? ? 米特爾家族跟一般家族都重視鬥者的培養外,更重視的是煉藥師的培養,但具備成為煉藥師最基本的門檻,就是要有火木屬性的靈魂。鬥氣大陸人體的屬性,取決於他們的靈魂,一條靈魂,永遠都只具備一種屬性,不可能有其他的屬性摻雜,所以,一個軀體,擁有兩種不同強弱的屬性,基本上是不可能,但有靈魂極少數是會發生變異的。變異的靈魂具有火木靈魂屬性的絕大部分是靠遺傳繼承的,所以這讓米特爾家族能在加瑪帝國可以在利潤豐盈的藥材、丹藥生意上能獨大的原因。



? ?? ? 向街道上的盡頭龐大會場走去的,一個披黑色斗篷袍子的人,身上傳出兩種聲音。一個稚嫩的聲音說「老師,你確定要這麼做嗎?」一個蒼老的聲音道「你以蕭家少爺的身份立馬就會被認出來了,那會給蕭家帶來困擾的。要知道,煉藥師可是各方勢力都會竭力拉攏的,你現在實力不足還是低調點好。別囉嗦了, 回去給我泡溫泉,不要趁我不在就偷懶了。」那個稚嫩的聲音心虛地道「是,老師」。



? ?? ? 拍賣場門口幾名全副武裝的護衛警惕的目光中,一個中年男子臉龐上堆上了職業化的笑容走近:「先生,您是來拍賣的?還是要鑒寶的?」



? ?? ? 蕭炎從懷中掏出白玉瓶,一聲有些乾澀的蒼老聲音道「鑒寶這瓶二品丹藥,麻煩請帶路。」聽到是二品丹藥,中年男子態度又恭敬了許多「好的,請入內稍坐,待我請我們拍賣場的谷尼大師過來。」



? ?? ? 中年男子帶來了一位頭髮有些發白的青衣老者,「先生,這位是我們拍賣場的谷尼大師,他是一位三星大鬥師!同時,他也是一名二品煉藥師!」中年人恭聲介紹道。。



? ?? ? 蕭炎目光在老者身上掃了掃,最後停在老者的胸口處,那裡,並沒有繪上金星,反而繪著一個有些類似藥爐的東西,在藥爐的表面上,兩道銀色波紋,閃爍著高貴的豪芒。在鬥氣大陸上,煉藥需要對鬥氣火焰的操控精準掌握火侯,所以,煉藥師同時也是火屬性的鬥者,只不過,對外都只以煉藥師身分自居,以彰顯不凡。



? ?? ? 已就坐的谷尼拿起桌上的白玉瓶問起,,藥老蒼老的聲音道「築基靈液,可以提升鬥之氣的修煉速度到最佳,不過只能是鬥者之下使用,才能有效。」谷尼張口欲言,似乎是明白谷尼心中所想,藥老蒼老的聲音緩緩地解釋道。「我這靈液,並沒有負作用,藥力也極為溫和,並不會造成那種結果,你大可心。」



? ?? ? 谷尼輕嗅了嗅那股清香的氣味,老眼微瞇,眼瞳略微閃爍,瓶口微斜,一小滴青色的液體,緩緩地從中滾了出來,然後懸浮在谷尼掌心之處。雙眼緊緊的盯著青色液體,谷尼雙指一夾,一枚銀質細針出現在了指間,細針之上,略微泛著鬥氣波動,悄悄的伸進青色液體之中,然後輕輕攪動……



? ?? ? 隨著細針的攪動,谷尼臉色逐漸的由平靜轉化成了凝重。片刻之後,將青色液體收進了玉瓶中,目光再次掃向蕭炎之時,高傲的臉上,多了一分敬意,轉頭對中年人沈聲道「靈液已經到達二品丹藥的級別,先生所說,無假!」



? ?? ? 一旁的中年男子對著蕭炎熱切地笑道:「先生,您是打算拍賣這靈液嗎?」蕭炎點頭後一個蒼老的聲音道「嗯,能給我安排最快的拍賣時間嗎?」



? ?? ? 「呵呵,這自然沒問題,先生您拿著這去一號拍賣室,那裡正好還在舉行拍賣,您的靈液,待會就拍出!」中年人笑著遞過來一塊漆黑的鐵牌。「嗯。」隨手接過鐵牌,蕭炎也不停留,直接在兩人的注視中,行出了房間。



? ?? ? 中年男子問道:「谷尼大師,他是一名煉藥師嗎?」「嗯,的確是一名煉藥師,那股敏銳的靈魂感知力,錯不了……」谷尼點了點頭,旋即眉頭一皺,有些疑惑地自語道:「可他又是哪方勢力的煉藥師?沒聽說過烏坦城何時出了一個能夠煉製二品丹藥的煉藥師啊?」



? ?? ? 「記住,就算不能交好,那也萬不可得罪,否則後果堪慮。」淡淡的丟下一句有些冰冷的話語,谷尼飄然而去。



? ?? ? 在拍賣場中央位置的燈光下,一位身著紅色裙袍的美麗女人,正用那嫵媚得讓人骨頭有些酥麻的嬌滴滴聲音為場內的所有人解讀著手中物品的功能。她是米特爾拍賣場首席拍賣師:雅妃,烏坦城幾乎無人不曉的美人,那股成熟嫵媚的風情,讓得很多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



? ?? ? 不得不說,這女人是個調動氣氛的好手,她的一顰一笑,都將會讓得場下的價格一陣疾飆,而每當此時,這女人還會對著提價之處送去嫵媚的微笑,頓時,本來還在肉疼的提價之人,立馬精神抖擻。



? ?? ? 靜坐的蕭炎,眉頭忽然大皺,微偏過頭,望著距離自己座位不遠處的一位隱在黑暗中的男子,此時,那名男子正雙眼熾熱的望著台上的雅妃,雙手在那雙紅潤的櫻桃小嘴微微起合間,不斷在身下聳動著……



? ?? ? 「我靠!」低低的罵了一聲,斗篷下的蕭炎猛翻著白眼,這傢夥太強悍了吧。不堪入目啊!將目光移向另一邊去,忽然的一頓「呃……父親?」,蕭炎瞟見了坐在最前排位置的一位中年人,當下不由得一臉古怪。前排座位的貴賓席還有加列家族,奧巴家族的兩位族長,蕭炎心想:「這裡有即將拍賣的東西在吸引著他們!」



? ?? ? 目光再次掃向高台,望著那紅裙女人豐滿玲瓏的迷人曲線,蕭炎視線再也移不開了,感到丹田有一股氣息悄悄在流動,這個女人怎麼會那麼好看呢?



? ?? ? 藥老聲音出現在腦海把蕭炎從狎念中拉回「炎兒,收神。驅用你的靈魂力量去抵抗,放空你腦袋,眼為看心為視,用心去視四周,不要被慾望拉著走。要做到心無塵埃,萬念歸一」又道「心,往往是靈魂力量的一種表現,可以說是類似直覺,五官以外的第六感,是一種不經過大腦控制的對外觀察與控制的能力」。



? ?? ? 蕭炎驚醒後猛然察覺到,收斂精神用心去視,靈魂仿佛出竅,週遭的天地間,突然瀰漫出一種奇異的波動,一縷縷極淡的異樣流動,在空間波動中滲透而出,就像蕭炎前世的紅外線照射般。 此時,人體化作是一團的光譜,大部分是無感應的灰色,那些都是平常人。在父親蕭戰的貴賓區有三個小光點,在正中應該是紅裙女人所在之處,光譜比起三人是又明亮又炫麗許多,難怪會讓人如有趨光性的昆蟲般,不自覺被吸引。



? ?? ? 蕭炎的靈魂力量有限,不到幾秒就回魂而神智清明,低聲嘀咕道「妖精。」忽然會場滿場嘩然,「五十萬!」蕭炎聽到後,眼光移到報出了天價後臉龐淡漠的蕭戰。



? ?? ? 「五十五萬!」眼睛略微泛著紅絲,在沈默了片刻之後,加列畢孤注一擲的冷喝道。



? ?? ? 「你贏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蕭戰在聽見加列畢的此次報價之後,卻是微微一笑,衝著加列畢戲謔的道。加列畢臉龐有些愕然,片刻後,臉色沈了下來,回過清醒的他,此時才知道,蕭戰一直在跟他搶標的目的其實是在哄抬價格,自己被耍了……



? ?? ? 雅妃敲下了拍賣槌道「風捲決,由加列畢族長拍買成功!」??望著收場的一幕,蕭炎忍不住地輕笑了笑,緩緩地站起身子,行出了會場。





? ?? ? 第十六章 妖精



? ?? ? 回到鑒寶室,安靜地垂首等待拍賣結束。「呵呵,這位便是築基靈液的主人嗎?先生應該第一次來烏坦城吧?」香風襲來,酥麻嬌膩的輕笑聲,忽然地在蕭炎耳邊響起,讓得他心尖略微顫了顫,竟是拍賣場主人雅妃親自前來。



? ?? ? 近距離的接觸,蕭炎再一次領略了這女人的成熟嫵媚,巧笑焉熙的俏臉之上,一雙水吟吟的狹長美眸,似乎無時無刻的在對男人釋放著誘惑,目光不著痕跡的移過那修長優雅的玉頸,卻是差點被那深陷的乳白溝壑給吸了進去,水蛇般的柳腰,搖曳之間,誘惑天成,讓人恨不得有種將之強行按在地上鞭撻的慾望。



? ?? ? 當下強行壓住心中的旖念,蕭炎微微點了點頭,又暗唸了一次「妖精。」而與此同時,藥老的聲音也是乾澀的傳出「拍賣成功了?把錢交給我吧,我還有事!」



? ?? ? 似乎是有些詫異黑袍下主人的年齡,雅妃玉手掩著紅唇輕聲笑了笑,胸前的一對豐滿劃起驚心動魄的弧度,輕笑了會,雅妃這才笑吟吟的道:「煩請老先生再等等,一些手續,還在辦理之中,不介意我坐下吧?」



? ?? ? 雅妃逕直在蕭炎對面椅子坐下,將右腿搭在左腿上兩腿交叉著翹起二郎腿,曲線優美的小腿白皙豐腴如抹了油似光滑閃亮,鞋與白裡透紅的腳底間弓起一道弧度,緊身紅裙遮掩不住雙腿盡頭露出一抹紅。



? ?? ? 貝齒輕咬著紅唇,聲音溫柔的輕聲詢問:「老先生,雅妃很少見到沒有佩戴徽章的煉藥師,不知道老先生如何稱呼?」「老夫遊歷至此缺少盤纏,故煉藥拍賣,並不想引人注目。」有些冷淡的回道,藥老這老狐狸,可不會受旁邊這隻妖精的半點誘惑。



? ?? ? 來人恭敬的對雅妃道「手續好了」,雅妃笑吟吟的取出一張貼身水晶卡,卡上繪有米特爾家族的族徽:「老先生,這是特米爾拍賣會的貴賓卡,只要先生持有卡片到特米爾家族的任何一家拍賣場,都將會受到貴賓待遇,同時,拍賣所需要繳納的稅率,也將會從百分之十,降成百分之九。老先生,築基靈液拍賣出了四萬金幣的價格,扣去百分之十的稅金,所餘款項,全在儲存在此卡中。」



? ?? ? 只見蕭炎似乎眼光呆滯駐足在雅妃那雙腿上,被藥老一聲咳警覺失態正要起身時,藥老又說了「老夫,這裡還有兩瓶築基靈液,請雅妃小姐依序拍賣後匯入我的卡片中,另外,老夫還有件事麻煩雅妃小姐,照這張上所列藥材向米特爾家族的藥舖購買,卡片在此,從中扣除吧,我之後會過來取。」留下兩瓶白玉瓶與卡片後離去。



? ?? ? 望著那消失在轉角處的背影,雅妃狹長的美眸微瞇,大聲道「谷尼叔叔,你可以出來了,這些藥材你看看吧?」谷尼出現接過那紙藥單看了許久,歎了一口氣,苦笑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應該是煉製四品聚氣散、三品護脈丹與冰心丹的藥材,烏坦城內確實也只有我米特爾家族所屬的藥舖能調齊這幾枚三四品丹藥所需的藥材。」



? ?? ? 谷尼如一個精明的商人掐指計算著後道「如果,這兩瓶築基靈液能賣到跟這次拍賣的價錢的話,卡片內的錢是剛好能支付藥材的。不過,據我了解,加瑪帝國四品煉藥師不過那麼區區二十幾位,這位黑袍人,以前怎麼從未聽說過?」



? ?? ? 雅妃輕點了點頭,美眸中流動著異彩,輕聲喃喃道「四品煉藥師……若有機會,一定要拉攏他!」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事又說「谷尼叔叔,聽說加列家族邀請了丹王古河的弟子煉藥師柳席助陣,不知是否是他?」



? ?? ? 谷尼搖搖頭道「不會的,那丹王古河雖然是五品煉藥師,但所收弟子中尚未有人達到四品階級的。雖然小姐對年輕的高階煉藥師有意託付,但聽說那柳席貪銀好色,小姐還是不要接近他的好。」



? ?? ? 雅妃一陣羞澀道「我知道了,加列家族此舉明顯是衝著蕭家來的,我米特爾家族向來不介入其他家族的恩怨,一直是保持著中立的立場。谷尼叔叔先去準備這張藥單吧!」 望著谷尼消失的背影,雅妃俏臉上的笑容緩緩收斂,黛眉輕蹙,有些慵懶的靠在椅上,曲線畢露。



? ?? ? 雅妃心思盪了盪「四品煉藥師嘛?如果有他的支持,對於我爭取米特爾家族族長之位又更進了一步,自從海東波叔叔不在後,家族長老一面倒向藥派的人,如今情勢,對我極為不利,或許……嗯,我不能成為煉藥師,但如果對方是年輕俊秀的高階煉藥師的種,那二十年後,龐大的米特爾家族還是會掌控在我之下的。」



? ?? ? 雅妃眸中掠過一抹睿智唸道「雖然不知你是如何能偽裝成蒼老乾澀的聲音,但表現出對自己傲人身材的那份留戀卻逃不過本小姐的眼睛,我可是有在商場上打滾十幾年的閱歷啊!不知道他會是怎樣的一個人呢?」唸著唸著忽然臉紅了起來又唸道「我就知道沒有男人能抗拒我裙底風光的,呵,紅色啊……那可是最具挑逗的顏色囉。」



? ?? ? 米特爾家族內部有藥派和氣派,以實力輪流出任族長的職位。如果有鬥皇,那就是氣派出任,藥派雖然一直把持加瑪帝國煉藥師公會副會長一職,但鬥者實力都在鬥王等級,在家族內派系競爭上還是略輸一籌的。以加瑪帝國頂尖的雲嵐宗為例,即便是五品煉藥師頂峰的丹王古河也只能是尊崇的長老,也要屈居於雲嵐宗前後兩任鬥皇宗主雲山、雲韻之下的。鬥皇是拳頭,五品煉藥師是手掌的話。手掌固然能夠抓起很多東西,但也比不過能致命的一拳。



? ?? ? 在加列家大廳首位靠左的一處位置之上,一位年約三十好幾身穿白衣的青年,懶懶的靠著椅背,一副縱慾過度蒼白的臉,此時那雙眼瞳中時不時閃過的一抹淫褻,這位青年的一隻手掌,正緩緩的鑽進站在一旁的俏麗侍女的衣裳之下,肆無忌憚的模樣,絲毫沒有因為人多而有所收斂。在青年的褻瀆之下,那名俏麗侍女臉頰略微驚慌,眸子之中濕氣醞釀,嬌軀不斷的輕輕顫抖著,可卻不敢發出半點聲響。



? ?? ? 此刻,加列家族所有長老都聚在一起,彼此間貪婪的眼神看著桌面之上,擺放著一隻小小的綠色玉瓶,儼然有一場風暴即將來臨……





? ?? ? 第十七章 炒菜炒焦



? ?? ? 雅妃這個妖精的誘惑等同靈體攻擊般,直接衝擊蕭炎靈魂讓大腦昏沈欲睡,「炎兒,在嗎?」有些迷糊間,敲門聲忽然傳了進來。??



? ?? ? 睜了睜迷糊的眼睛,蕭炎趕忙跳下床,然後打開房門,望著站在門外的蕭戰,捎了捎頭,訕笑著問道:「父親,有事麼?」



? ?? ? 「沒事就不能來找你了?你這小傢夥。」碩大的手掌親暱的揉了揉蕭炎的腦袋,蕭戰笑斥道。



? ?? ? 「還在為那事自懊呢?呵呵,她看不上我兒子,是她的損失,有什麼好傷心的,大男人的,何必做這副小兒忸怩姿態,我知道,我蕭戰的兒子,絕不是廢物!」蕭戰豪邁的道。「喏,給你,就當是父親給你的贊助!」從懷中掏出一支蕭炎極為熟悉的白玉瓶,蕭戰將之遞了來。「築基靈液,能夠加快鬥之氣的修煉速度,今天拍買到的。」蕭戰咧嘴笑道。



? ?? ? 蕭炎心想「敢情那個冤大頭便是父親?」望著這轉了幾圈,又回到自己手上的築基靈液,心頭有些哭笑不得。蕭炎望著蕭戰那溫醇的笑容,心頭有些感動,抽了下有點發酸的鼻子,卻是不知說些什麼。



? ?? ? 「炎兒,這裡有一萬金幣要給蕭玉的,如果是你給的,相信她不會拒絕的。所以此事就交代給你了。還有替為父感謝她在蕭府照顧了你那麼多年,跟她說:蕭家永遠歡迎她回家的。」蕭戰拍了拍蕭炎道「沒有蕭玉的幫忙下,我可就會更忙了,至於炎兒你,要學習獨立自己照顧自己,有什麼事就跟我說好了。」



? ?? ? 藥老隨後出現了,道「玉兒那邊我替你處理好了,另外再加上一萬金幣吧!」蕭炎瞪大了眼睛,嘴巴張的大大地連蒼蠅都可以飛的進去,一時之間只想罵人,唸道「你以為我是開錢莊的嗎?」



? ?? ? 藥老手指著桌上那瓶築基靈液「喏,不是還有這瓶嗎?明天再去一次把這瓶拿去拍賣,把卡片拿回來,剩下的錢就買些煉製一品丹藥的普通藥材,開始跟我學煉藥。」



? ?? ? 又過了一天,回到房間,黑鐵片上的銹斑已經被蕭炎細心的洗淨,整體有些通亮,散發著幽幽光澤,頗有幾分神秘的味道。雙掌將鐵片夾在手中,蕭炎眼眸緩緩閉上,靈魂感知,順著手臂,輕車熟路的探進了黑鐵片之中。隨著蕭炎呼吸的平穩,房間中,再次平靜了下來。這是藥老教的靈魂力量的修練,原先平凡無奇的黑鐵片,蕭炎漸漸也能領略到藥老當初是用強大靈魂感知力對這黑鐵片有所感應到,只是他現在還做不到,必須經過接觸,也僅是微微能探知到黑鐵片內藏有一套鬥技的。



? ?? ? 不過,靈魂力量的運用太過耗費心力,蕭炎目前也能專注不到一分鐘,用過晚膳後接著便浸泡築基靈液。幾次蕭戰經過看到蕭炎在木盆中擺出修煉的姿勢,十指結出印結,然後凝下騷亂的心神,緩緩閉目修煉。循規蹈矩的作息並無偷懶啊,之後也漸漸不再前來探視了。精明的他心裡已猜測到,思考著「炎兒背後有師父在教導,還是個煉藥師的樣子,那築基靈液看起來效果不錯,雖然出現過幾瓶,但都沒搶標到,還有其他法子能幫助炎兒嗎?最近加列家族與我蕭家商場大戰大有一觸即發之勢,那時我就更沒時間顧及到炎兒了,蕭玉不在了,還有誰能陪伴炎兒的呢?」



? ?? ? 蕭戰邊走邊沈思著這個問題,猛一抬頭驚醒「哎呀!我是老糊塗了,怎麼會忘記了她,她可是跟炎兒感情很好的

,我看的出來。況且,她背後的那位高手師父,對於炎兒的安全上來說更有保障了,明天就去拜託她,要她不要在蕭家武館了,跟著炎兒一起修練吧!」蕭戰此時為人父的心思,全然沒想到如果讓人知道他一族之長去拜託一個蕭家小輩那會多有失身份的啊!



? ?? ? 蕭玉離去後一個月下來,蕭炎除了悶頭學煉藥之外,便是把其餘的心神,全部放在了這黑鐵片中的玄階低級鬥技之上了。在藥老的指點下,蕭炎也是逐漸的掌握了幾分這吸掌的訣竅。



? ?? ? 今日,從早修練已是近黃昏,一整天時間都寂靜的吸掌,忽然之間,蕭炎感到全身經脈似乎有一股力量在凝聚著

,右掌略微曲捲,成爪形之狀,將體內那淡薄之氣,順著意識的控制,迅速的穿過掌心處的幾條特定脈絡與穴位,最後吸力噴薄出。不過還不到鬥者階級無法凝聚鬥之氣,還從未見到有什麼實質效果,這倒是讓蕭炎有些遺憾。



? ?? ? 待蕭炎浸泡築基靈液完起身穿衣後,在旁閉目養神的藥老說話了「炎兒,現在我把你母親遺留給你的獸火--紫火傳給你,紫火是六階魔獸紫晶翼獅王體內天生的獸火的分火,跟鬥氣儲存方式是一樣的散佈於全身,獸火是比不上異火的,所以你千萬要記住,在能力不足的情況下,兩者間不可相熔,不是獸火成功被異火同化,就是融合後能量太大的情況下失敗全身爆體而亡。」蕭炎道「是,老師,我記住了。」



? ?? ? 「吞噬紫火之時,按照焚訣的運功路線來運轉,權且忍耐一下吧。」藥老說完後,一掌貼著蕭炎眉心,一股猛烈炙熱的火焰迅速在蕭炎體內各處爆開,蕭炎運起焚訣功法後,潛伏在各處經脈的鬥氣氣旋不斷地包裹著紫火,不斷有微細的紫火慢慢地從氣旋中洩出,融入血肉與骨骼之中,而每當紫色能量融入血肉之後,此處便會略微泛上一點淡紫色。



? ?? ? 在蕭炎咬牙承受之時,藥老輕喝一聲「張口!吞藥」一枚是玉白的三品護脈丹、一枚是青灰的三品冰心丹和一枚二品的回氣丹。一個小時過後,紫火業已成功融合完成。「果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寶。」蕭炎在心頭慶幸地嘀咕了一聲,藥老在蕭炎心中的地位,此時幾乎是無限值地飆升著。



? ?? ? 也就幾天前吧?蕭戰前來探視又聞到陣陣藥香味,自己妻子也是煉藥師,豈會不知道煉藥時是不能被干擾的,便悄然離去。那時,正是在蕭炎從旁學習中,藥老提煉出了三品護脈丹與冰心丹,隨著藥丹品級上升,藥丹也越發出有濃郁芳香之味。至於蕭炎初學乍練的煉藥,多半傳出的是炒菜炒焦的味道,芳香味偶爾也有的,就跟炒花生米那種尋常的香味,是聞不出有藥丹那種帶有藥性味道的。



? ?? ? 還好有藥老為了示範教學做出的二品丹藥,自家的藥舖掌櫃在蕭炎少爺拍胸膛承諾有問題他負責,而煉藥所需的藥材不過二品等級普通價錢,一賣一買間足夠了蕭炎煉藥日後的教材。





? ?? ? 第十八章 褻瀆



? ?? ? 清晨,薄薄的淡白霧氣籠罩著後山山頂,久久不散,輕風吹過,忽然帶來一陣肉體接觸的悶響之聲,聽起來像是啪啪啪聲。



? ?? ? 只見蕭炎運起吸掌與蕭薰兒連續幾次的對掌拍擊,這半個月以來,兩人都是同進同出的來到蕭家墓園旁的小樹林處修練。蕭薰兒會被她口中的冰河長老帶開單獨修練,還跟蕭炎落下一句:「偷學他族鬥技是鬥氣大陸的大忌。」但只要是冰河長老不在或藉故切磋鬥技後滯留在蕭炎身邊,也不避諱練起族內鬥技,似乎一點也不擔心會被偷看學去。



? ?? ? 蕭炎是很認真的苦練,藥老、蕭薰兒與冰河長老二人一靈都知道背後的推動者是納蘭嫣然。不過在見識過吸掌,這玄階低級鬥技所展現名不符實的威力後,二人一靈都知道實戰中只用這套鬥技應戰的話,那等於是自殺。二人一靈看在眼裡都很心急,藥老心急用了這套鬥技會讓外人覺得他這個老師不會教,丟臉到家;蕭薰兒心急的想傳授實用的鬥技給蕭炎,只是限於族規不得外傳;而冰河長老跟蕭薰兒想得是一樣,只是往反方向,他心急蕭薰兒會偷傳族內鬥技給蕭炎。



? ?? ? 蕭炎心裡想的是「修練不能停滯啊,那女人……雖然高傲,不過既然能被雲嵐宗宗主收為弟子,修練天賦又豈是一般。到時打不過她就會被現場當眾給殺掉的,自從做出那件事後,那女人的怨恨會有多深,自己清楚的很。」輕哼了一聲後,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只要一想起那女人,蕭炎心中就是充斥著一股異樣的勤奮,當下一振奮起精神,收起慵懶的想法。



? ?? ? 兩人在偷閒空檔間,嬉遊於大地幃幕間,縱情於花草樹木中,兩小無猜真意動,青梅竹馬比情深。



? ?? ? 經過一上午的修練,兩人在回程的鄉野小路上,一名快步中的黑衣男子擄住一名少女迎面而來,雙方交會時互看了彼此一眼,黑衣男子咦了一聲後,停下腳步看著蕭薰兒,隨後又賊頭賊腦的左看右望,整條小路上並沒有其他人了,黑衣男子在奸笑一聲,改變了心思放下脅中少女。



? ?? ? 兩人對黑衣男子的舉動正感到疑惑時,蕭炎看到被拋在草地上的少女,雙手雙腳被綑綁著,表情一副驚恐莫名,已被輕薄得淚如雨下的竟然是蕭媚。黑衣男子凝聚起鬥氣,朝蕭薰兒出手快速狠勁以求一舉擒拿,很顯然將目標改為眼前穿著紫衫讓他一眼驚豔的少女蕭薰兒了。



? ?? ? 黑衣男子眼神熾熱的望著蕭薰兒,手掌因為激動,有著輕微的顫抖,面前的清雅少女與他以前所玩過的女子完全不同,那猶如青蓮般脫俗的氣質,簡直讓得愛色如命的他恨不得馬上將之奪入手中。



? ?? ? 此時的蕭薰兒猶如一隻淡紫蝴蝶一般,優雅而敏捷的躲開了黑衣男子的迅猛攻擊,精緻清雅的小臉上,始終保持著古井不波的平淡。



? ?? ? 蕭炎知道是蕭媚後,氣得將鬥氣凝聚雙手,狠狠的就是推出一掌。一出手就下殺招,打出了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吸掌。蕭薰兒餘光看到此景,不禁笑了一下便專注於對戰中,暗處中的冰河長老看了直搖頭。



? ?? ? 沒人理他,就像是在自已一個人練功出招般,蕭炎的架勢固然威猛,但對方又不是不會動的石頭任由吸附,況且對方的鬥氣還遠在他之上。



? ?? ? 黑衣男子幾擊不中後便萌生退意,往城內方向逃去。蕭薰兒追趕了上去,回頭看了蕭炎一眼後,喊著「淫賊,往那逃」。隨後冰河長老的身影也跟了上去。



? ?? ? 蕭炎苦笑後,解開蕭媚被綑綁的雙腳,還處於驚恐中的蕭媚大喊「淫賊,不要動我。」蕭炎為之一怔。



? ?? ? 蕭媚與蕭炎是同齡一起長大的,在蕭炎十二歲那年一舉成為鬥者,當初的少年,自信而且潛力無可估量,不知讓得多少少女對其春心蕩漾,當然,這也包括以前的蕭媚。從天才的神壇,一夜跌落到了連普通人都不如的地步,這種打擊,讓得少年從此失魂落魄,天才之名,也是逐漸的被不屑與嘲諷所替代,這也包括以後的蕭媚。



? ?? ? 陽光灑在身材窈窕的女子嬌軀上,透射出誘人的曲線,一雙性感修長的美腿,顯得格外撩人。也許就是因為那雙傲人的美腿,讓前往蕭家窺探的黑衣男子臨時起了色心。



? ?? ? 也是蕭炎十二歲那年,在無意間闖進蕭媚她洗澡的地方,意氣風發的蕭炎頑性大發趁機摸了她的大腿。在蕭炎落魄的這三年,沒少過被蕭媚挨白眼,就像看到色狼那樣,眼神中充滿鄙視與厭惡。「淫賊?」這句話激起了蕭炎怒火,也不去解蕭媚雙手被綑綁繩索了,反倒去解開了蕭媚的短裙一把脫掉,一幅壯麗瑰秀的河川風景圖出現在眼前。



? ?? ? 雪阜之下烏茸稀疏,柔如燕草,異種氣味直撲入鼻,未經人事那聖潔清白的粉嫩嬌豔禁地,一線天般粉色嫩縫緊緊閉著,蕭炎不由自主地把頭挨近,雙手小心翼翼起來,彷彿害怕略一用力,就會弄破了什麼似撥開那縫隙,一團如脂似膏的粉紅嬌嫩內,搖曳閃爍的水光映射著。忽然間,他的指尖碰觸到一粒奇嬌異嫩的小小豆兒,被碰觸後活潑潑地俏皮顫蠕,滑溜溜的捏拿不住,只覺無比奇趣興奮莫明。



? ?? ? 蕭炎也不敢對這個童年玩伴太過分,但看看總可以吧?看都看了舔一下沒關係吧?蕭炎只覺得以往丹田氣息下流,這次卻往上直衝腦門,一陣發熱後貼頭細細舔舐,時而撥舌柔掃,時而合齒輕嚙,直至女孩繃緊的身子輕抖起來。



? ?? ? 女孩粉紅嬌嫩內滑膩清液甘美醇厚滋味無窮,蕭炎以舌代掌使出了吸掌要訣猛吸汲取,舌頭只覺觸感滑潤緊迫,想更深入卻被一層薄膜給擋住。



? ?? ? 蕭媚勉力抬頭只見她那雙圓潤修長的雙腿間,有一少年埋頭苦舔恣意妄為,一陣滋滋吸吮聲不斷,大為羞愧卻也無可奈何。



? ?? ? 許久許久,女孩粉紅嬌嫩內忽然天降甘霖般,狂洩不止,澆得蕭炎滿臉都是,被潑灑後的蕭炎神智漸清,驚覺失態。雙手用力一扯女孩雙手的繩索,便雙手掩頭而去。



? ?? ? 蕭媚覺得束縛已去倏然起身,鳳眼怒睜唸道「是他」。這個身影她可是看了十五年,如何會不知道是誰呢。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