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胸大有罪(三)



昨夜在小公園里發現的女屍一共被肢解成了七塊,經過仔細搜索,所有肢體全部在那片人工樹林里找到這一次死者的身份很快就被確定,是一位已經失蹤多日的女導遊。

  驗屍報告表明,死者是被活活的肢解斃命的,死亡時間還不到二十四小時。

  她生前曾遭受過多次性侵犯,陰道和肛門都有明顯的撕裂,不少軀干上留有鞭打和捆綁的痕迹,但是從中並沒有提取到凶手的指紋、毛發和精液。

  在抛屍現場的小公園里也僅僅只發現了幾個鳄魚皮鞋的腳印,還不能完全肯定是罪犯留下的,除此之外再沒找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顯而易見這是一個狡猾的、具備相當高明反偵察經驗的罪犯。

  從種種迹象上分析,這件案子和前五件奸殺碎屍案的手法如出一轍,與會者一致同意凶手就是同一個人。

  ’毫無疑問,凶手是個嗜血而變態的殺人狂。‘女刑警隊長石冰蘭正在發言,她端坐在正中的位置,穿著警服的惹火嬌軀挺得筆直,胸前一對足有38寸的豐滿乳房高高聳立,令人産生無窮無盡的遐想。

  ’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綁架一位年輕女性,把她禁锢在某個不爲人知的地方供自己長時間的施暴淫樂。等到他的新鮮感過去了,就會殘忍的將受害人殺死並分屍抛棄,然后再尋找下一個目標。‘她說到這里,清亮銳利的眸子環視著會議室里的諸人,’對于案情和凶手,大家還有什麽其他看法嗎?‘’能三次把屍體抛棄在馬路上,我想凶手肯定自己有輛車。‘身材嬌小的女警孟璇搶著說。

  ’凶手一定是個單身男子,而且有一套獨立的住宅,不大可能是住在居民樓里,否則他無法長時間的囚禁受害人而不被察覺。‘一位姓田的老警官說。

  ’所有受害者都遭到了性虐待,這說明凶手對此有特別的嗜好……‘有人補充。

  ’凶手很有可能是個極端偏激內向的人,平時不受女性歡迎,所以才産生了暴虐變態的心理……‘王宇的語氣很肯定,俨然是個心理學專家。

  ’……‘石冰蘭一聲不響的傾聽著,不管是誰發言,她都聽得很用心,不施脂粉的素淨臉龐帶著專注的神色,兩片純天然的嫣紅朱唇緊緊的抿著,那副認真的樣子使她看上去更加美麗動人。直到大家都說完了,她才沈穩的出了聲。

  ’有沒有人想過凶手的動機問題?‘與會者都愣了一下。鴉雀無聲了好幾秒鍾后,孟璇不解的問:’動機不是很明顯嗎?色魔爲了發泄自己的獸欲,所以接連綁架女人先奸后殺……‘’那只是表面,任何一個連續犯罪的作案者,都會有某種深層次的心理因素在起引導作用。比如以前有個“雨夜屠夫”案,凶手每到下雨的夜晚就忍不住想殺人;還有在國外發生過的“開膛惡魔”案,凶手專門殘殺那些衣著暴露的女孩子……‘石冰蘭冷靜的侃侃而談。

  王宇眼睛一亮:’隊長,你的意思是說,這次的凶手也有某種特別的動機,構成了他自己的作案規則?‘石冰蘭望了他一眼,清麗的瓜子臉上浮現出贊許之意,’嗯!換句話說,我相信這六位死者必定有什麽共同點……‘’未必吧。‘有人表示異議,’六位死者的職業分別是機關女秘書,餐館服務員,發廊小姐,企業女經理,女教師和女導遊,可以說是各個階層的人都有,而且她們全都互不相識,完全沒有任何共通的地方……‘孟璇嗤的一笑,’別忘了這六位死者長得都挺漂亮的,我看也只有漂亮才是她們的共同點……‘’不,即使是挑漂亮的下手,凶手也會有自己的審美觀!‘石冰蘭說著轉頭望向負責屍體檢驗的法醫,’老林,那六具屍體除了被肢解外,每個部分是不是都被破壞得很厲害?‘老林點點頭:’是這樣,凶手好像跟她們有什麽深仇大恨似的,把肢體砍下來不算,還故意剁得血肉模糊的。特別是在軀干部分,碎骨碎肉全絞在一起,幾乎已經到了沒法辨認的程度。‘’凶手爲什麽要多費這樣一番手腳呢?照我的直覺,他的作案規則一定與此有關……‘王宇皺著眉頭說。

  ’又是直覺!‘石冰蘭又好氣又好笑,但是卻沒有再責怪他。從過往的例子來看,這位下屬異想天開的直覺居然有好幾次都是準確的。

  王宇滿臉自信,拍著胸膛說:’隊長你放心好了,雖然這中間的關鍵暫時還不清楚,但是我遲早會想出來的!‘’那你就慢慢想吧。‘石冰蘭微微一笑,站起身宣布:’上午的會就開到這里,大家先去吃飯,半小時后再回來開工。老田,你等一下打電話通知全市所有分局,查一查從昨晚起是否有女性失蹤,如果有接到這一類的報案要立刻向總局報告。‘***    ***    ***    ***下午五點半,蕭川副市長的家。

  一對中年夫妻坐在客廳里,滿面都是焦灼不安之色,眼光一會兒望向牆上的挂鍾,一會兒又望向案幾上的電話。

  男的大約五十多歲年紀,本是紅光滿面的方臉上平添了許多皺紋,看起來顯得蒼老而憔悴。女的哭得淚水漣漪,金絲鏡片下的雙眼略有些紅腫,不過那端莊妩媚的容顔還是那樣令人心動。雖然年已四十了,但是肌膚還是相當白皙,身材也完全沒有走樣,36寸的飽滿胸部聳起熟透了的鼓脹曲線。

  這對夫妻正是女高中生蕭珊的父母,F市的副市長蕭川和人大代表林素真。

  ’所有的親戚朋友都問過了,所有可能去的地方也都找遍了。天,珊兒會去哪里呢?‘林素真失神的流著淚,嘴里不停的喃喃。

  ’放心吧,珊兒一定沒事的,也許她只是到哪個新認識的朋友家去玩了。‘蕭川只能這樣安慰妻子,可是這話說來連自己都不相信。寶貝女兒平時盡管有些任性,但從來也沒有過夜不歸宿的記錄。

  ’到現在都沒有珊兒的消息,她一定是出事了!‘林素真抓住丈夫的手,心慌意亂的懇求道:’老蕭,我們趕快報警吧!‘’再等一等!‘蕭川聲音嘶啞的說,’如果珊兒真是被人綁架了,對方的目的又在于勒索,那麽我們貿然報警恐怕會把事情搞糟,最好能先聽聽對方有什麽條件。‘他說著,又向電話望了一眼,真希望那鈴聲能響起來。林素真點了點頭,只能坐在沙發上小聲的飲泣。

  ’別急,先看看電視好了!‘蕭川強自鎮定,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想要讓妻子的心緒平靜下來。

  電視里播放的新聞恰好是林素真在婦聯所做的演講,在屏幕上看來,女人大代表更顯得成熟而端莊,處處展現著知識女性的高雅氣質。

  ’……林素真代表呼籲加大對性侵犯罪行的懲罰力度,她義憤填膺的表示,違背女性的意願而強行發生關系,是人世間最無恥的行爲,也是男人最惡劣的表現……‘播音員用流利的聲音宣讀著這段新聞稿,以往遇到上電視的場面,夫妻倆都會看得笑容滿面,可是今天卻什麽心情也沒有了。

  魂不守舍的又過了二十分鍾,電視里突然出現了一段令人心驚肉跳的新聞。

  ’本市再次發生一起奸殺碎屍案,死者是個已經失蹤半個月的女導遊…警方估計犯下累累血案的凶手已經又綁架了一位女子,只是暫時還未接到報案。如果廣大市民發現周圍的女性親戚或者朋友失蹤的,請趕快聯系警方以協助調查…‘蕭川和林素真看得目瞪口呆,兩顆心同時沈到了腳底,怔怔的互相凝望了幾秒鍾。

  ’快報警!‘蓦地里,兩個人一起尖叫了起來,跌跌撞撞的撲向電話……***    ***    ***    ***傍晚六點十分,F市刑警總局。

  ’登,登,登……‘一陣清脆的皮鞋敲擊地面聲響起,由遠而近的從走廊傳了過來。這熟悉的腳步聲透著從容和莊重,但又不失女性的優雅嬌柔,一聽就知道是女刑警隊長石冰蘭!

  ’小王,還不下班回家麽?‘經過會議室門口時她停下了腳步。空空蕩蕩的房間里,只有這位年輕的下屬一個人坐在張辦公桌前,正呆呆的望著打開的電腦屏幕出神。  ’隊長,我……我一直在想你中午說的話,罪犯到底有什麽作案規則?‘王宇擡起頭來,濃厚的眉毛皺的快打了結,’可是到現在我還毫無頭緒……‘石冰蘭忍俊不禁,差點笑了出來。

  ’這當然不是那麽容易就能想到的,我們還需要一點時間。‘女刑警隊長的清澈眼波就像是姐姐看著弟弟一般,溫和而關切的說:’你也別太著急呀,從昨夜忙到現在都沒合眼,也該回家歇歇了,不然會累垮的。‘’我哪有你累呀?今天下午我都沒挪過窩,光坐在這里整理分析資料;隊長你帶著警隊四處調查了一下午,現在還趕回局里來開工,你比我累多了。‘王宇感慨的說。

  ’噢,我回局里只是爲了拿走今天的會議記錄,這就準備下班了。我會先回家吃頓飯小憩一陣,然后再來詳細考慮案情。‘石冰蘭說著,想到幸福的小家庭,對自己關懷備至的丈夫,美麗的臉龐上不自禁的流露出一抹溫馨。她正要離去,王宇卻叫住了她。

  ’隊長,新的警服已經做好送來了,廠方那邊叫我們每個人都馬上試試,如果不合身就盡快送回去修改。‘’好的。‘石冰蘭轉身離開,迳直的走向自己的辦公室。她沒有看見,身后的王宇眼神忽然變得很古怪。

  女刑警隊長的身影剛消失,王宇就立刻來到了門口,先探頭向走廊張望了兩眼,跟著’砰‘的將門反鎖了起來。

  他滿臉激動,一個箭步沖回桌前坐下,右手快速點擊著鼠標。

  只見電腦屏幕閃爍了一下,跳出了一個攝像頭拍攝著的小窗口,畫面是石冰蘭的辦公室。

  剛把小窗口切換成全屏幕,女刑警隊長的倩影就出現了。她顯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被鏡頭拍攝著,順手關上了房門,走到辦公桌邊拿起會議記錄看了兩眼,確定無誤后放進了小挎包。

  桌上還放著一個紙袋,石冰蘭伸手把里面的新警服抽了出來,貼到身上比了比。

  ’試穿吧……快試穿吧……‘王宇焦急的喃喃念叨,手心里全是汗水,一顆心緊張的咚咚直跳。

  下午他趁人不注意,冒險將一個微型攝像頭放在了隱蔽的角落里,等待的就是現在這一刻的機會。上帝保佑不要白費功夫!

  新警服並無多大改變,只是增添了一些修飾的花紋,看上去更美觀大方了。

  石冰蘭本來是想回家再試穿的,可是臨時又改變了主意。她雖然是個警察,但也有女人愛美的天性,看到新衣服也會忍不住想馬上穿起來看看。

  銅質的鈕扣一顆一顆的解開了,女刑警隊長在渾然未覺的情況下,面對著鏡頭很自然的褪掉了身上的制服,直到最后只剩下貼體的三點式……’老天!‘王宇激動的屏住了呼吸,全身都在控制不住的哆嗦。

  盡管全警局的人都知道’F市第一警花‘有著魔鬼般凹凸起伏的身材,但是畢竟誰都沒有見過廬山真面目。不管是上班還是下班,就算在最熱的夏天里,石冰蘭都不肯露出太多的肌膚,頂多是穿著短袖,胸部更是從來都捂得嚴嚴實實,沒有給過任何人哪怕是窺視到一丁點春光的機會。

  而現在,這位女刑警隊長終于褪掉了遮掩物,把她那最神秘、最令人想入非非的成熟胴體,絕大部分的裸露在了鏡頭前!

  那平常就已經將警服漲得快爆裂的豐滿胸部,原來還只是受到束縛的結果,在解開警服之后,明顯可以看出真實的尺寸比想像中更加驚人。赤裸的雪白嬌軀散發出成熟的女人味,只有重要部位被緊窄的黑色布料遮住,那足以令AV女星都自愧不如的驕人曲線展露無遺。

  ’38F……我的天……‘王宇顫抖著嘴唇讀出這個數字,下半身一下子充血堅硬。

  眼前看到的是一件法國名牌的黑色蕾絲奶罩,精致的細吊帶挂在石冰蘭赤裸的雙肩上,由于受到緊迫牽扯而深深勒進了肌膚。即使是F號的巨大罩杯,跟她的胸脯一比也顯得十分渺小,完全無法包裹住那兩個巨大豐滿的乳房。

  原本是全罩杯型的奶罩由于被撐得太過繃緊,看起來像是成了半罩杯,只能勉強遮蓋住碩大乳峰中間的一部分,周圍的一圈雪白乳肉都擠到了外面來。從鏡頭所在的角度,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飽滿乳房裸露出來的下緣。

  ’天呀……天……‘王宇一陣暈眩,不由自主的張開了手掌。他知道自己的手幾乎可以抓得住籃球,但卻絕不可能滿把握住石冰蘭胸前的這對巨乳。

  更令人熱血沸騰的是,那飽滿怒聳的雙峰下是一段纖細的腰肢,看上去最多也不會超過23寸,再下去的曲線又急劇的擴張成肉感十足的豐臀。窄小的黑色內褲只能包裹住一半的性感大屁股,露在外面的白皙臀肉又渾圓又結實,在眼前充滿誘惑的微微撅起。

  ’嘀嘀嘀……嘀嘀嘀……‘石冰蘭剛把新警服披到身上,一陣手機的悅耳鈴聲響了起來。她忙就這樣敞著衣領彎下腰,伸手到脫下來的衣服堆里摸索出手機。

  屏幕前的王宇猛地睜大了眼睛,一顆心幾乎要從嗓子眼跳了出來!

  就在石冰蘭彎下腰的短短一瞬間,貼體的奶罩隨之松弛垂下,兩顆豐滿碩大的雪白肉球竟然掉出了三分之二來,連那道深邃的乳溝都幾乎一覽無余。

  熱血直湧入大腦,王宇只覺得下體一陣強烈的沖動,險些就這樣狂射而出!

  ’喂!‘石冰蘭按下了手機的應答鍵。

  ’是小冰嗎?‘一個熟悉的女聲傳來,語氣里帶著掩飾不住的喜意。

  ’是呀,姐!什麽事這樣開心?‘石冰蘭笑著坐到了椅子上,側頭把手機夾住,空出雙手開始一顆顆的給新警服系上鈕扣。

  電話那頭的是她的姐姐石香蘭,今年剛滿三十歲,是F市協和醫院的一位護士長。兩姐妹不但一樣的天生麗質,而且還都是東方人中少見的巨乳美女,都有一副誘人犯罪的絕佳身材。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小冰。我已經當媽媽啦!‘電話那頭響起由內心發出的笑聲。

  ’真的?恭喜你啊姐姐!什麽時候生下來的?是男孩還是女孩?‘石冰蘭也高興極了,滿臉都是笑意。

  她知道姐姐懷孕差不多九個多月了,算起來預産期就在最近。自己接手連續奸殺案后太忙了,沒去看過姐姐不說,這幾天連電話都忘了打。女刑警隊長心里不由湧起一絲歉意。

  ’昨晚十點整生下的,是個大胖小子呢……‘姐姐停頓了一下,聲音忽然變的有點傷感,’可惜你姐夫沒能親眼見到兒子,這小囝的眉眼鼻口簡直跟他生前一模一樣……‘不用問,姐姐肯定是又想起了去世的姐夫。姐夫也是個警察,去年在執行公務時英勇殉職。悲痛欲絕的姐姐參加完追悼會后,才發現自己已經懷了兩個月的身孕。她毫不猶豫的就做出了決定,要把丈夫的遺腹子生下來撫養成人。

  柔弱的姐姐並非不了解,單身女人獨自撫養孩子會是多麽困難,可是對丈夫的愛超越了一切。這使她很快就從悲痛中振作起來,爲了肚子里的結晶勇敢的面對生活。

  ’小囝一定很可愛吧?有沒有稱一稱多重呢?‘石冰蘭有意岔開話題。

  姐姐果然又高興了起來,滿懷驕傲的說個沒完:’是呀,他真的長得好可愛呦!足足有七斤重,小手小腳都胖乎乎的,還會眨巴著眼睛沖我笑呢……‘石冰蘭連話都插不上,只能微笑著偶爾附和幾聲。她一邊聽著電話,一邊拿起了新的制服裙,舒展開修長勻稱的雙腿套了進去……──結束了!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